首页 万和城官网正文

企业复工五大难!就怕疫情没有了,工厂也没有了,这比起疫情本身更可怕

admin 万和城官网 2020-02-21 267 0

2019年12月,我国湖北省武汉市出现了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并迅速开始在全国范围甚至世界范围扩散传播。其带来的经济损失和不确定性引发了社会各界越来越多的焦虑和担忧。

1/疫情对中国经济影响

中信证券在最新发布的研报中指出,预计疫情将使一季度GDP增速大幅回落,但在二、三、四季度,部分行业的补偿性增长叠加逆周期政策调节,经济增速有可能反弹至6.0%-6.5%区间。全年来看,由于2019年一季度GDP占全年的比重为22%左右,不到1/4,因此预计2020年一季度经济增速下滑并不会对全年造成特别严重的冲击,后面三个季度可以部分弥补一季度的损失,预计全年增速为5.6%-5.7%,虽然相比疫情之前我们预测的6%左右有所下降,但这一增速水平仍然能够保证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GDP翻番目标。

2/ 采取综合措施稳定经济增长

一是要管住人流(对确诊、疑似、密切接触者全部集中隔离)的同时,畅通物流。

二是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因今年情况特殊,可考虑出台相关政策用于支持中小企业减税降费和对疫情地区进行转移支付。

三是对因此次疫情防控而延长的假期实行补工。为了弥补企业损失,建议允许企业根据自身情况对该延长的假期实行适当补工。

四是动员各地区各部门因地制宜出台针对中小企业的纾困措施。对中小企业实行全面减税降费;对因疫情停工造成的中小企业贷款到期不能还款的予以适当延期。

3/ 制造业复工、复产要解决的几个难点

第一难:审批难,有的地方复工要准备21份材料

近期有些申请复工复产的企业负责人向记者抱怨:企业想复工,需要填15个表格、2份承诺书,制定1个应急预案、1个复工方案、1套食堂防护措施和1套宿舍防护措施,共计21份材料,有些材料还需要去街道盖章,“企业填材料填得手软,想复个工咋就这么难?”

企业复工五大难!就怕疫情没有了,工厂也没有了,这比起疫情本身更可怕 企业复工五大难!就怕疫情没有了,工厂也没有了,这比起疫情本身更可怕 万和城官网 第1张

中央要求及时纠偏。

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说,虽然复工复产可能出现大规模人员流动和聚集,存在疫情进一步扩散传播的潜在风险。

但如果不复工复产,短期内将影响疫情防控所需的医疗物资供应,长期来看各类生活物资也面临短缺风,因此要严格制止以审批等简单粗暴的方式限制企业复工复产的做法。应该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指导、关心、帮助企业解决疫情防控和开复工中碰到的实际问题,切实解除企业和员工的后顾之忧。

2月17日,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称,浙江疫情防控的主要矛盾和矛盾主要方面,已从原先的疫情防控为主,转变为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兼顾,全省四分之三以上的县(市、区)已处于较低风险等级,完全有必要也有条件将复工复产提上议程,要全面打通省内交通要道,为货畅其流提供“动脉”支撑,让材料运得进来、产品卖得出去。

自2月17日起,江西取消因疫情防控对各类企业、建设项目复工复产的批复手续,复工复产改为报备制。

同日,广东省中山市宣布取消以备案、承诺等形式,限制企业复工复产的做法,清理取消对企业超出防疫必要的复工条件和要求。

截止16日下午18:00,全贵州省共撤除交通防疫检查点1976个,其中高速公路467个。全省通往机场、高铁站的检疫点正常运行。贵州省在省界检测点全面加强了人员物资配备,加大防控检测力度。

山东省交通运输厅召开省委经济运行应急指挥部交通运输保障组工作视频会,自2月10日—2月15日,全省54个交通重点在建项目,按市分为81段,其中50段已经复工,复工率达到62%,现场人员达到22735名。

河北省住建厅印发的《通知》明确,各地要依托在线审批监管平台,疫情防控期间对项目审批、核准、备案手续全面推行“网上办”“邮寄办”等“不见面审批”模式。施工许可实行告知承诺制,建设单位按照法定条件作出书面承诺,审批机关直接作出许可。对满足疫情防控措施和安全生产条件申请开工的项目,现场踏勘可以采取视频方式,审核办理时限不超过24小时。

第二难:人员到岗难,复工企业员工到岗率普遍不足50%

唐僧西天取经拿到了通关文牒,还要有人干活才行。企业拿到复工批文,但员工到不了岗,还是无济于事。

疫情之下,多地实行网格化管理,封村封路封小区之后,原本顺畅的出行变成“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一个口罩就能让人出不去。当前,封村封路的做法仍普遍存在。一边是复工,一边是公运(公共运输)未通,农村到县城或者市里没法到,即使到了火车票也难买。

2月16日,江西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公布令第14号,其中第一条明确指出:各县(市、区)除根据疫情防控需要,决定实施封闭式管理的城市小区、农村村组外,对其他实行流动性管控的城市小区、农村村组,进出人员和车辆分别进行必要的体温检测和消杀后,一律予以放行,不得限制人员和车辆通行。

不过,即便有政策保驾护航,企业人员“出不来”的情况依然存在存在。

为了让员工复工,浙江多地放大招抢人。杭州开通民工专列,政府买票。

企业复工五大难!就怕疫情没有了,工厂也没有了,这比起疫情本身更可怕 企业复工五大难!就怕疫情没有了,工厂也没有了,这比起疫情本身更可怕 万和城官网 第2张

谁能抢到人,谁就抢先一步重启发展的按钮。

第三难:防疫物资保障难

有了批文,员工也来了,企业该发愁怎样才能弄到当前非常紧缺的防疫物资了。

各地关于复工的政策大同小异,企业配备防疫物资是前提。

工厂复工必须有充足的口罩等物资的准备。企业很难买到口罩等防疫物资,而随着工厂复工率提高,对口罩的需求量更大。企业复工前对自己也会有一个判定,没有达到一定的物资储备量,企业自身也是不敢贸然开工的。同时企业复工也应专门聘请专业消杀公司进行了公司全域范围内的环境消杀,包括各生产区域、办公区域、住宿区域、用餐区域、公共空间等。

还有一份详细的防疫物资清单:“疫情发生以来,公司共采购了3万个口罩入库(30天用量),75L75%酒精,70L84消毒液,根据过去一周的消耗来看,公司每天消耗口罩大概1000个,消毒液5L。”

不过,即便企业愿意付出这笔成本,绝大多数中小微企业都难以获得这些市面上紧缺的防疫物资,这是中小微企业面临共同的难题。

第四难:疫情责任承担难

通过前三关,企业顺利复工,但企业主头上还悬着一把利剑,让人提心吊胆,那就是万一因为复工出现聚集性感染,谁来负责?

2月15日,格力电器运输公司一接送员工大巴车司机确诊为密切接触者。且疫情期间与公司3名同事聚餐,该司机及聚餐人员停工,并对该司机驾驶线路接送的所遇到的员工进行排查隔离。

一家国有企业的高管坦陈,复工风险大,先不说企业负责人的法律责任,如果有员工感染患病去世,很可能要面临每人两三百万的赔偿金额。“公司现在对全员复工还是比较谨慎。”

在目前的风险责任制度下,复工还是不复工,是艰难的选择,甚至是关系到企业生死存亡的选择。

第五难:产业上下游配套难,急需畅通物流

不少企业虽然开了公,但是面临着堆成山的货物发不出去的物流也是寝食难安!

虽然物流企业已经复工,但是地方管控力度还是时有变化。下了高速以后是否到得了指定地点,卸车、分流、派送的业务能否进一步展开……在车没到达之前,每个老板心里也没底。大家不断在心中做着“最坏”的打算:按照之前地方发布的文件,车子很可能会在高速口被劝返,或者司机连车带货被留下隔离14天,那么物流成本将成倍翻升,业务无法开展,公司就只能暂时停摆……想想也是煎熬。

以往,48个小时,从义乌发出的车就能到达瑞丽当地的高速口,再加2个小时,客户就能顺利提到货。根据预算,如果17日下午发出的第一趟车,20日凌晨就能到达,煎熬物流老板这么多天的“谜底”就能揭开。

然而,这位物流老板(20日)早上,早早起床赶到公司,却发现车还在路上。因为一路上防疫检查很多,特别是到了云南以后。后续进不进得了瑞丽,估计要中午以后才能有结论。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时间显得愈发难熬。直到中午12点多接到了前方司机的电话:车到高速口了,经过防疫检查正常后能下!马上去报关!

事实上,16日,浙江义乌各物流园区内的物流企业大部分都实现了复工。然而不少企业即便接了不少货,也都暂且滞留在仓库,先不冒险发车。为的就是避免被劝返、被隔离的风险。

但是,压着货不发,何尝没有风险?货物滞留需要存放和管理,不仅徒增成本,还会面临仓储人力不足、场地不够的问题,很多都是一时难以解决的。

客户急,物流老板也急。不发车,公司就没有进账,办公场地的租金、员工工资等支出却不断,多停一天,资金压力就大一点。

好在近日交通运输部也多次印发通知强调,各地严格按照“一断三不断”(即阻断病毒传播途径,公路交通不中断、应急运输绿色通道不中断、群众生产生活物资不中断)的要求,不得擅自采取封闭高速公路、阻断国省干线公路、硬隔离农村公路等措施,保障路网有序运行。并且指导各地稳妥有序恢复城市公交、客运班线等交通运输服务。

再不复工,公司可能撑不到疫情结束

眼下疫情形势仍不能掉以轻心,举国上下最担心的事情就是疫情防治功亏一篑。钟南山表示,“疫情拐点还没法预测,但峰值应该在2月中下旬出现。疫情拐点由返程高峰的防控情况决定。”

回望来路,这一场疫情中波及了每个人。复工,疫情防控面临着挑战;不复工,企业主苦苦支撑,夜不能寐;员工内心也矛盾不已,既想复工,又怕感染。

但疫情之下,生活还得继续。有企业主感慨,时间每多拖一天,对很多企业都可能是最后一天。回顾过去半个月,超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70余地级市纷纷出台扶持政策,为中小微企业纾困。这个难关,唯有齐心协力,才能挺过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